沥青不是柏油路-

昨天的太阳被黑色担架抬走



虽然咸鱼,但是快落

cp:§孤舟济北|喜欢吃番茄

搞了1个废话的子博→迦陵频伽

欢迎大家来唠嗑啊。

2018-10-10

写魏的时候听《绒花》有奇效……

或者搞某些特定背景的时候《九儿》也是可以的(x


同理还有《我想,我想》:

“我想吻的人 不在我身旁

我想唱的歌不在我心房

我想种棵树 但没有土壤

我想把骨头包起来献给海洋

我想走的路 不怎么顺畅

我想读的书都有钢铁的重量

我想打开的门都已经关上

我想冷不丁的划破肃穆的思想

我想 我想 在夏天穿上冬装

我想 我想 听清鸟儿的展望

我想 我想 分辨肌体的份量

突然间 裸露在一个神圣的广场”


和《假行僧》:

我要从南走到北

我还...

2018-10-08

长评1551

@红拂 有感而发一大堆,千言万语就是一句:我好喜欢您!

2018-10-07

就是这个!!(我也想请外援帮我写读书报告


2018-10-05

【云梦双杰】今天只讲幸福的故事

>是he甜饼,假期结束之前回报社会,基本上是在讲相声!现pa,灵异校园恋爱??

>啊……我又没干正事


今天魏婴又站在外语楼顶数死人了,一整双眼睛都平着向远扔,眼睛走路三十米,他数的是三十米开外操场上与活人共同飘荡的死人,现在天空里正孕有黄昏,天在显示如此一大滩灶火,又喜庆,又鲜美,黄昏是新出现的。这时傍晚六点,魏婴也刚刚才结了下午最后一节课,他动腿跑上外语楼顶,仔细将死人数了又数。


他很小时候便能见鬼,这是奇异无比的一种才能,他谁都没告诉,只自己一人闭锁此机密在嗓子眼儿里,像永远在尝试独吞一枚月亮——他以这种才能为好,他很愿意接受它。现下,他看鬼的眼力已到了一种境界,...

2018-10-05

问诸位一个问题

我……我文风变了吗(

2018-10-03

【澄羡】庄周一觉醒来

>1件正事也没干,摸了个鱼

>发出了“我在写什么??”的声音


岁末的时候,他成为一个清淡的人,身上一块块肉都被不再被性|||爱所激励,这年是85年,转过春节就来到86,日子还维持着跟去年一样的老态,小县城的日子与城市里实在形制不同,城市人是这种活法:过一年,就有一年的新,就算活得再不好,也能在新年这张曼丽面孔的劝慰下获得一点盼头。


二月份时魏婴的清淡不仅在于鲜少滥用身体(寒假结束,他上学就是上学,不再早起半小时去猛敲江澄的门和他来上一次,下学也就是下学,主动放弃了俩人在沿路苞米地里打滚的传统项目),他还不大爱穿颜色亮的衣服了,黑白灰轮番使用,变...

2018-10-02

【云梦双杰】好年景

>魔改《扶桑》paro!不要期待,因为没有扶桑(其实什么都没有)

>写着玩的,没看过原著也没什么影响,真的很魔改

>无差,屏蔽重发


2018-09-29

又被屏蔽了……lof这是要我命……

给了评的太太们对不住了!(流泪


我走外链重新来8

2018-09-29

【露中】生者蹲在土地上

>突然搞露中,太快乐辽,非国设,很俗的援|华梗

>想求评论1551


60年的时候他蹲在自己的嗓子里,抽了一根烟,看到雾状的上帝从肉上来来回回、进进出出,像堆黑塑料一样冲刷他的喉咙,他感到安慰,香烟母亲重新把他给生育出来,让他落地长大、生活、就死,他确实感到安慰,双腿蹲麻了也不怎么痛苦,北|京的蓝天吼进他怀中,他以一种虾米般半蜷的忧愁姿势和蓝天亲了个烟味儿的嘴,60年7月30日他蹲的地方是南城北钞厂家属院,他调来这儿当个指导,馥郁一身油墨(因为他以印|钞为本行),他住盆儿胡同附近给苏|联专家专门盖的筒子楼,是红红的一连串好建筑,很健康,生命力顽强,一切都不错,就是夜晚闷燥的高...

2018-09-26
1 / 3

© 沥青不是柏油路- | Powered by LOFTER